<ol id="iansj"><noscript id="iansj"><progress id="iansj"></progress></noscript></ol>

  • <nav id="iansj"><object id="iansj"><video id="iansj"></video></object></nav>

    <code id="iansj"></code>

    <tt id="iansj"><pre id="iansj"><big id="iansj"></big></pre></tt>
    热线电话:0311-85290821   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黄永玉回忆沈从文:不仅是表叔 也是一生的领路人

    时间:2019年03月08日    热线:0311-85290821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


    资料图:黄永玉?#37038;?#35760;者采访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      黄永玉的生命密码

      文/陈晓萍

      在一个容易标签化的年代,时间的年轮给黄永玉老先生贴上了画坛“老顽童”的标签,而在经历过上世纪80年代文学热潮洗礼的我看来,如果一定要给黄永玉贴标签的话,最贴切的莫过于“沈从文的表侄”了。

      沈从文的母亲是黄永玉祖父的妹妹,近一个世纪时间里,两家关系非常密切。其中,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是,沈从文亲历黄永玉的父母相识、相爱的全过程,并在其中扮演着一个特殊角色。黄永玉曾说过:“在我的一生中,表叔沈从文一直占据着颇为重要的位置。三十多年时间里,我们生活在同一城市,有了更多的往来、倾谈、影响。”

      在新近再版的随笔集《太阳下的风景》中,黄永玉讲述了自己12岁离家,辗转各地学木刻、研习绘画,通过饱览“社会这本读不完的大书?#20445;?#21435;体察世态人情、感知人性人心、领略人生风景的故事。书中还详细介绍了其与沈从文、聂绀弩、华君武等人的往来交集。

      随笔集最后?#40644;?#25991;章《太阳下的风景——沈从文与我》,记述了黄永玉与沈从文的诸多交往细节。沈从文不仅是他的表叔,也是其一生的领路人,鼓励他完成了离开凤凰小城、回国、摆脱“文革”困境等人生重大改变。

      “表叔(沈从文)和我都是在十二三岁时,背着小小包袱,顺着小河,穿过洞庭,去‘翻阅另一本大书’的。”黄永玉如此描述自?#27827;?#27784;从文亦师亦友的关系。

      《太阳下的风景——沈从文与我》完成于1979年12月,首次刊发于1980年第5期的《花城》杂志。同期《花城》还有两篇关于沈从文的文章,?#40644;?#26159;朱光潜的《从沈从文先生的人格看他的文艺风格》,另?#40644;?#26159;黄苗子的《生命之火长明》。三篇文章构成了当期的沈从文专辑。

      此时,正是作家沈从文重归大众视野之际。

      夏志清的《中国现代小说史》是一部有相当影响、也是有相当争议的中国现代小说研究的学术著作,完成于1961年,发掘并论证了张爱玲、张天翼、钱?#37038;欏?#27784;从文等重要作家的文学史地位,将沈从文称作“中国现代文学中最伟大的印象主义者?#34180;?/p>

      1979年,该书的中译本在台湾和香港出版,?#28304;?#38470;现代文学研究界产生了影响。

      1980年召开的第一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年会上,会长王瑶在发言中指出:“对于一个写过三十多部小?#23548;?#32780;且在文体风格上有自己特色的作家,长期没有得到我们应有的重视,确实是我们研究工作中的缺点,至少是一个薄弱?#26041;凇!?#20110;是,1980年代展开了一场对作为“文物”的沈从文的“出土”工作,形成了“沈从文热?#34180;?/p>

      1988年,沈从文去世,黄永玉写就长文《这些忧郁的碎屑——回忆沈从文表叔》。失去至亲至友的这种痛感,在黄永玉的笔下如此真实而尖锐。后来,黄永玉回到故乡,在沈从文的陵园刻了一块石碑,上头写着:“一个士兵,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”

      生活把这两代人拴在一根文化的细绳上,两人都在漂泊中成长,在漂泊中执着地敲开了文学和艺术殿堂大门。

      沈从文赴京,受?#25509;?#36798;夫、徐志摩、胡适等人的关心和帮助,最终在京派文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;黄永玉更为漂泊,辗转江西、上海、香港、台湾,摸爬滚打,终于走上了木刻创作之路。

      1947年初,黄永玉将四十余幅木刻作品寄至北平,希望得到沈从文的指点。叔侄二人在一年前开始通信。此前,除了在黄永玉小时候沈从文返乡时打过一个照面之外,两人从未谋面。

      收到黄永玉的作品,沈从文十?#20013;?#36175;,向朋友和学生?#33805;?#40644;永玉,希望他们予?#22253;?#21161;和支持,还写下《一个传奇的本事》一文,发表在香港《海洋文艺》上。文章不仅提及黄永玉的创作,还谈及了黄永玉的家世。

      两个从湘西走出来的知识分子从此建立了精神上的深刻联系。“文革”中?#36335;?#24178;校时,沈从文产生了久违的文学创作冲动——借写黄永玉?#26131;?#20877;度书写湘西的历史沧桑。沈从文为这部长篇小说写出了第一章《来的是谁?》。

      ?#19978;?#30340;是,这第一个章节只是“黄家前传?#20445;?#27492;后没有了下文。倒是黄永玉在自己90岁高龄时,完成了涉及故乡?#26131;?#30340;?#28304;?#20307;小说《无愁河的?#35828;?#27721;子》。

      写不尽的故人,写不尽的故乡,便是沈从文和黄永玉生命密码的起源,而写作,也成为黄永玉唤回沈从文的一种方?#20581;?/p>

    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6期

    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    编辑:【高红超】
    合作网站: 人民网河北  |  河北新闻网  |  石?#26131;?#26032;闻网  |  燕赵都市网  |  长城网  |  网易河北  |  新浪河北  |  河北司法厅  |  河北共产党员网  |  河北青年网  
    新闻?#25945;澹?/b> 中新网 | 人民网 | 新华网 | 中国网 | | 光明网 | 中国日报 国际在线 | 中经网 | 中青网 | 央广网 光明网 |
    中新社分社: ?#19981;?/a> | 北京 | 重庆 | 福建 | 甘肃 | 广东 | 广西 | 海南 | 河南 | 湖北 | 湖南 | 江苏 | 江西 | 吉林 | 辽宁 | 山东 | 山西 | 陕西 | 上海 | 四川 | 香港 | 新疆 | 兵团 | ?#39047;?/a> | 浙江 | 青海
    中新社简介      |      关于我们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新闻热线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投稿信箱      |      法律顾问
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  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?#33805;?#24314;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  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?#31119;?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

    广西快乐十分
    <ol id="iansj"><noscript id="iansj"><progress id="iansj"></progress></noscript></ol>

  • <nav id="iansj"><object id="iansj"><video id="iansj"></video></object></nav>

    <code id="iansj"></code>

    <tt id="iansj"><pre id="iansj"><big id="iansj"></big></pre></tt>
    <ol id="iansj"><noscript id="iansj"><progress id="iansj"></progress></noscript></ol>

  • <nav id="iansj"><object id="iansj"><video id="iansj"></video></object></nav>

    <code id="iansj"></code>

    <tt id="iansj"><pre id="iansj"><big id="iansj"></big></pre></tt>